天下野鸳鸯1~2


时间:2020/12/4 1:43:07

天下野鸳鸯

第一回 绝世荡淫女

春燕报晓,柳绿桃红,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夕阳西沉,一阵阵和风,

柔软的吹在人们身上,万物有了生气,这个时间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

丽芬花枝招展的装扮,一条短短的热裤,由后看去,那圆圆的屁股几乎有一

半是露出外面的,胸前的一对乳房,挺得高高的,显示得那么富有弹性,走起路

来,两只乳房不断的上下摆动着,身上的香水昧,散发出诱人气息,使人着迷。

丽芬走到兰香家门口,按了门铃,里头走进一位男士:「是谁呀?」

「我是丽芬,兰香的同学,请你开门!」

来开门的是她家的司机,年纪二十三、四岁,高个子,英俊的脸挂满笑容,

对人礼貌。

「是丽芬小姐,请进,兰香小姐在房里。」

「谢谢!」

丽芬是兰香家的常客,几乎天天在家报到一次,所以就直接的走向兰香房间

去。

兰香的门是关着的,丽芬随手推开了,兰香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身上

穿着件英色短袖衬衫,一条白色的迷你裙,衬衫领口开得低低的,一对大肥的奶

子,有一半都露出视缐,一见丽芬来了,赶紧就拉着她,叫她跟自己一起坐沙发

上,聊了起来。

「兰香,你幹嘛老在房里?」

「外面好热呀!在房里吹吹冷气,多好啰!」

「你呀!一天到晚就知享受。」

「人嘛!就是要懂得享受,不会享受?其笨如牛。」

「丽芬!你跟王民进展如何?」

「沒怎么样,坦白讲,他只亲过我,连摸不敢的他。」

「真差劲,你是死人啊!为什么不主动点?你总不一辈子都当处女吧!」

兰香和丽芬谈了不少话,丽芬总拿不出一个决心来,兰香看时间已超过十一

点,夜也静了。

「丽芬!你今天留下来陪你好了!我们好好谈谈。」

「好是好,今天晚上,沒人陪你!」

「累了一天,沒有兴趣,改天再玩。」

「你说弄那种事叫玩?」

「是呀!这有什么希奇?」

「好了!我不回家也该打电话免家人操心。」

「你自己去打,我来放洗澡水。」

丽芬打完电话回到房里,兰香拿了件睡衣给她,自已也接着脱下衣裙,两只

特大奶子也沒穿奶罩,摇摆幌动。

「丽芬快脱衣服,一块儿洗澡!」

「跟你一起洗?」

「你怕什么?我下面又沒有那根东西,跟你一样又不能玩。」

「你说话总带刺激性,多羞人。」

「怕什么?在这个家我是女王。」

「好了,兰香女王,走吧!洗澡去。」

丽芬也脱得光光的,奶罩取下,细嫩的奶子和兰香比起来,略为小一点,可

是也很有诱惑力,兰香的奶头是紫红色的,奶嘴突出的较大,却只有一粒小豆子

般的大,奶头是鲜红色的。这两个少女嘻嘻哈哈的跑进浴室准备洗澡。

「丽芬,我们两个洗鸳鸯澡,对不对?」

兰香坐在浴缸里,丽芬也跳进了浴缸。

「是呀!我们洗的是冤枉浴。」

「你这小鬼,胡说什么?你有什么冤枉?」

「因为在家洗过一次,现在又要陪,岂不冤枉!」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兰香,你下面的阴毛好多,又黑又长的一大片,我沒那么多,只有一点长

在下面。」

「丽芬,站起来我看看。」

丽芬起来让兰香看,并让她摸了几下。

「沒吃过鸡巴的小嫩穴,差不多是这样。」

「你以前是不是这样?奶头有这么大吗?」

「以前阴毛沒有这么长,只长了两三根阴毛稀稀的,自己看了都觉好笑,有

天洗澡擦肥皂,浑身擦满满的,抓抓洗洗的好半天,后来澡洗好再数数,阴毛只

剩两根,原来是擦香皂时,大力把它擦掉了!」

「你这小鬼,名堂倒不少。」

「说正经的,昨天我跟王民接吻,毛灯下面那根,硬挺挺的顶在我的下腹,

好怕他想我好事。」

「你摸过了?要不然怎么知道是鸡巴?」

「你死相!只有那个东西才会顶在小腹上,玉民不要脸的把我的手抓着,叫

我摸它,我才不幹!」

「我知道,八成是你去摸了,是不是?」

「真的沒有,摸它幹什么呀?」

「你呀!死人,我背得痒,彼此擦背好吗?」

「好!来!开始。」

丽芬替她抓背,一下下的揉着,她舒服的闭上眼睛,转过身来,丽芬就在她

奶头上揉擦着,反她揉得慾火上升,直吞口水。

「丽芬,我有点受不了!」

丽芬听兰香说受不了,就故意的挑逗兰香的身体,上下乱摸,兰香浑身痒得

舒畅,在浴缸中抱着丽芬对着她的脸身上乱摸一气,把丽芬也挑逗得点燃慾火。

「兰香,好难受,里面好像东西在爬好要命!」

「我也是,你看看,痒得直流水,小鬼都是你害的,现在要是有根鸡巴,不

管他是谁都让他插进去。」

兰香一面说话,一面就用自己的手指在穴里面插,手还不停的抽出捅进的,

不住的喘着长气。

丽芬看她在弄自己的穴,又似很舒服的,把手指伸到穴边,也准备将手指放

进去,刚刚才将手指插进穴口,好痛好痛的,怎么也弄不进去,赶紧将于拿开。

兰香坐在浴缸边上,两只大腿叉的开开的,一手不停的里面抽插着,自己弄

了半天,手也不会动了,可是穴里还是痒。

「丽芬,你来嘛!抱住我的奶头。」

丽芬就坐在她旁边,用手抱着她,低下头来咬着她的奶头,用嘴吸着轻轻的

吮,嘴也不住的喘息。

「丽芬,手好酸哦,拜托你用手指插我的穴嘛,快嘛,我的命啊!拜托你,

我的好娜娜!」

丽芬见她似疯了,急切需要人幹似的:「兰香,那干脆去跟你家司机玩一次

嘛!」

「好娜娜!来不及了,我忍不住了,你用手指插我的穴呀!快点吧!你知道

吗?」

丽芬见她那可怜可急的样子,就用中指插进她的穴里,学着她一抽一插,抽

弄起来。

「好娜娜,用两根手指吧!用力很快的往里西插。」

「你不会痛吗?」

「不会的,快嘛,我痒死了!」

丽芬看她需要之切,就用两根手指插进她的洞穴,用力很快且急的抽插着,

她似在陶醉。兰香舒服得上了天似的,就大力的用指头给她插,插得她穴里咕嘟

咕嘟只是响。

丽芬又飞快的用指头连连的插,她穴里响得更大,忽然兰香穴里噗噗吱吱的

唧的一下子,穴里一般白浆往外只是流,流了丽芬满手都是白白的。

她全身好像死去一般,知道她已舒服到天来,自己为什么手指一进去就痛,

一点也沒办法,也急了,就用手掌对着穴口擦起来,过了一会,穴里面果真的有

水流出,可是流出来的是手上白白兰香的水。

「兰香啊!快洗嘛!洗好了到床上睡,怎么在浴室里睡?」

兰香有气无力的挽着丽芬:「让我休息--就好了。」

「你不洗澡吗?弄出来那么骚水,你又洩出那么多阴精,身上多髒呀,站起

来换水。」

「你帮我换水,帮我洗一洗睡觉。」

「死沒用,流出来的就跟死了一样。」

丽芬说完就帮兰香洗澡,自己也洗好了。然后穿上睡让兰香光光的回房。

兰香扶着他的肩膀回到房里,赤裸裸的就躺上床。

丽芬就睡了下来,故意去逗她,在她大腿上,屁股上穴上到处的给她乱摸,

可是兰香却一动也不动。

丽芬用手拍着她的脸:「兰香,你死呀!怎么不说话,死相气死人了。以前

你跟我吹牛,告诉我说一夜能弄三个鸡巴,都是骗人的,现在只根指头你就躺下

了,还有什么用?」

兰香轻轻的说:「那样不同的!」

说完就睡着了,把丽芬气得直叫。丽芬看看也沒法跟她说话,就抱着兰香也

睡下了,兰香身子紧紧的靠着她,好像很舒服似的。

经过了一夜的睡眠,兰香精神恢復了,上午十点半,兰香先醒来,她看看身

旁的丽芬抱着自己,裸着身子。丽芬的大腿放在她身上,兰香故意的把头向丽芬

的怀里靠近。她睡得很沉,一点感觉都沒有,兰香将她身上的扣子解开,奶头露

了出来,用嘴去吃,轻轻的吮吸很久,丽芬依然沉睡,兰香见她毫不知觉,勐地

用力一咬,重重的将她的奶头吸得紧紧的。

「是哪一个呀?」丽芬紧张。

「是我呀!你把屁股打得好痛。」

「你这骚货,一大早作怪。」

「还一大早呢,丽芬,都快十一点啦!」

「你这死鬼又有精神了是不是?你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谁如此大胆,原来

是你呀!」

「你以为玉民吗?嗯!」

「你才不敢,只要我的一瞪眼,他就乖乖的连踫也不敢踫一下。」

「起来吧!小姐,我们还要出去呢?」穿好了衣服,她们一齐步出家门。

===================================

第二回 鸳鸯淫女

「兰香,到哪里去嘛!」

「跟我走,反正不会将你给卖了就是。」

「说真的,你是不是有点想了?」

「想什么嘛!带你逛逛街,看场电影,你看好吗?」

「这么热的天,逛什么,干脆去吃饭,吃完饭就看电影。」

「这样子也好,到哪里吃去?」

「随便啦!简便就好了!」

兰香带她走进一家餐馆去,两人吃完了饭,就前往电影院买票,走到门口刚

排好队,就有位英俊男士向着兰香走近。

「兰香小姐,看电影?一个人吗?」

兰香被这突来的一声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便骂:「死鬼,吓我一大跳,我当

是谁,原来是你,你来幹嘛的?」

「跟你一样,看电影!」

「真巧,会碰到你,高方!今天该你请客吧!」

「好啊!只要你愿意,当然由我买票。这一位小还沒介绍认识,你就介绍一

下吧!」

「哦,我忘了,这位是我的最好的同学,丽芬小姐,他是高方!」

丽芬向高方微笑点头,高方也点点头。

「兰香,你带丽芬小姐先到咖啡店坐一下,我来买下一场票,这场就快散场

了,如何?」

「你就排这里,我跟丽芬到咖啡室等你,在对面!」

他在她的位子排着,同时她们向咖啡室走去。

「兰香,这个高方似乎很棒,人长得满俊,个子很高,面孔很甜,说话音量

不小,认识多久?」

「他去年毕业的,在舞会认识的,算起来有一年了。」

「兰香,看得出来他对你很迷,把你当皇后呢!」

「去你的!我跟他也沒有……」

「怎么不往下说了?算了!我早看出啦!」

「看出什么?你要是想他,待会我跟他说说,小鬼。」

「去你的,死兰香,我不过问问,你就说这些,等会看电影,你跟他有鬼就

不要跟我坐一块。」

「丽芬,你有完沒完?盡讲这个?看我打你!」

「好啦!千金小姐,告诉我一点你们的罗曼史吧!」

「唉!沒有什么嘛!你要知道有何作为?」

两人讨论着,高方手握着三张票,笑嘻嘻的走来:「小姐们,如何?我买票

快吧?」

「请坐,要吃什么自己点,我们先谢谢啦!」

「谢什么吗?能够两位赏光给面子,是我的荣幸,看完电影再泡咖啡厅,晚

上请吃大餐,二位有何意见?」

「先领谢了,我恐怕不能奉陪,因为晚上有事,看完电影,我就走,由兰香

陪你好了。」

「算了吧,你好意思,高方头一回请你,怎可不给面子!你是主客,我是陪

客,高方,你是这意思吧?」

「对!兰香说得不错,电影看完再说吧!」

「这样也好,据我所知,丽芬小姐今天沒事。」

「死兰香,说我幹嘛!」

三人离开咖啡厅,进入电影院,他们找到位子,就坐下来兰香坐在中间,高

方买了点零食,边吃边聊。

这场电影看的人不多,尤其楼上只有那么七、八个人坐在前面,高方买的票

在后面的最后一排。

电影开始,里面一片黑暗,银幕出现亮光,在黑暗中兰香的身体渐往高方身

边移过去。

丽芬先是专注的看电影,后来觉得兰香渐渐靠向高方那边,决心看个究竟,

于是偷偷的注意着高方。

他一手在兰香的大腿上移动,一手搂着腰。

丽芬看此情形,羞红了双颊,但又沒办法走开,忽然想起要上厕所,丽芬推

推她:「兰香,我上一号去,很快就回来。」

兰香正沈醉于高方温柔的将手伸进了裙内,她将腿张得开开的,眼睛瞄着丽

芬,知道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于是轻轻的对她说:「去一号可以,可別藉故熘哦。」

「死兰香,叫我做电灯泡,我走对你不是有好处吗?」

「不要,你走,我们就绝交。」

「好吧!我不走,我到另一边去,散场时再来!」

「这才是好丽芬!」

丽芬走向另一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但在看电影时,还偷偷的往兰香

他们这边看。

高方看丽芬走了,靠近兰香,兰香趁势倒入他的怀里,这时他才开始问兰香

道:「兰香,你同学走了吗?」

「都是你这死鬼,她大概看到你毛手毛脚,所以才走开!」

「她回去了吗?」

「沒有!散场后她才会来的!」

「兰香,好久沒在一块,打了几次电话,说你在考试。」

「是呀,昨天才考完。」

「今天晚上到妳那里好吗?」

「去幹嘛?我还有事呢!」

「妳就是这样,人家需要你,你就摆架子。」

「才考完试,人好累,休息两天再说吧!」

「拜託嘛!好小姐,今天吧!」

「死相,等晚上再说。」

高方知道她首肯了,就偷吻了她的脸庞,兰香也不动,高方大着胆手伸进她

的三角裤内。兰香双腿开开的,高方用手摸兰香的穴,兰香闭着眼睛享受抚摸的

滋味。

高方手指慢慢的在兰香的穴边上面摸摸弄弄,兰香也伸出一只手在高方的裤

子上摸弄,她捏了一捏:「哗!死鬼!好硬!」

「好久沒有插穴,所以特別硬!」

高方中指插进她的空内,淫水接着流了出来。

「高方,我好痒,这样幹穴等会裙子弄湿怎么办?」

「不要弄好吗?」

「要考试,怎么幹穴,总要准备功课的!」

「现在考完了,今天晚上好好的幹,要你舒服上天。」

「死鬼,本来我不想,被你逗得现在好想要!」

「这里?怎么可以。被人看见,明天可就上报了!」

「高方,你用手指给我插几下,止止痒嘛!」

他用手指对着穴,连连的抽插起来。正在弄的时候,银幕熄了下来,灯也亮

了。兰香赶紧将裙子拉下,他也把鸡巴放进裤里。

电影散场,人们都站起来了,兰香急忙的找丽芬。

「高方,你看看丽芬在哪里?」

「那边不是丽芬?」

丽芬从左边的角落站了起来。向他们走过来,见兰香还坐着,兰香也看见她

了。

「兰香,电影好看吗?」

「你这小鬼,你自己看还问我?」

「我看的跟你不一样啊!」

高方听丽芬这么向兰香说话,不觉的脸红,接着把脸朝別边看去,非常的不

好意思。

「丽芬,说话好听点,你是否皮痒?」

丽芬笑迷迷的不答话,忽然看见她裙子后湿湿的,赶紧拉她坐下,替她拉好

后裙。

「兰香你先坐下,等人都走了,我们再走。黄先生,先在大门口等好吗?」

「好的,两位,那我先下去等!」高方说完话,即反身下楼去。

「兰香,我们上一号去,快点。」

「幹什么?老爱上一号的。」

「哎呀!这都是为你好!大小姐!」

兰香听出她话中有话,知道自己大概出了问题,就和丽芬往厕所奔去。

到了厕所里,丽芬就向兰香道:「你们两个看电影还幹嘛?」

「沒有什么!只是看电影而已。」

「死鬼,还骗,你自己摸摸屁股后面的那片裙子吧,湿了一大片,看怎么走

出去唷!」

兰香把裙子脱下一看脸红了,丽芬就说:「这样该怎么好走出去?」

「哎呀!这怎么好呢?」

「怎办?又沒带衣服,也不能脱下,看来只好我紧靠你后面走,一到门口就

坐上车了。

「死高方,王八蛋,看我非打死他!」

「打他那也是晚上,现在要紧!」

「拜託,后面帮我遮一下吧!」

走出电影院,高方正站在门口,一见她们出来,随即趋前:「两位小姐,现

在要到哪里?」

兰香见着他,脸上又是羞,又是恨的,正是含情欲吐的表情,丽芬先开口说

话:「黄先生,麻烦先叫车,车上再谈!」

他随即叫部车子。车门打开,兰香第一个上车,丽芬接着挤上车,欲打开前

门。

「高方,你先回去,我跟丽芬先回去换套衣服,九点打电话给你,你等我电

话,別出去。」

「有什么事?吃过饭再回去不迟嘛!」

「吃你个头,叫你等电话你就等,我们走了!」兰香说完,吩咐司机开车。

高方搞不清楚为了什么,觉得女人真奇怪,刚才电影院里好好的,出来就完

全变了样。

车子直开进兰香家门口,两人匆匆下车,丽芬依旧在她后面走,兰香拉着她

往房间冲去。

「赛跑啊,跑这么快!」

「快点嘛!换裙子呀!」

兰香进房后即将衣裙脱掉,连内衣裤也脱了,顺便洗个澡。

「兰香,我想回去了。」

「等会嘛!那么快回去幹嘛?」

「出来一天一夜了,不回去家里会担心的。」

「也不急这会儿,说真的,今天要沒有你的话,丢人可丢到家了。丽芬,真

谢谢你!」

「你还好意思提,要小便就上一号嘛,坐在位子上把裙上尿湿,真笑死。」

「哎呀!都是死高方害的!」

「怎么害的?看电影时两个那么好。」

「死高方他用手摸我的下面,忍不住嘛!」

「不是我要骂你,实在过分哦!昨天夜里弄了一次,你今天又想跟他胡搞乱

捣。」

「本来也不想让他摸,可是他在大腿上摸得我好难过,我以为他只摸外边,

谁知道他把手指插进去。」

「兰香!你不是约他晚上九点见面吗?」

「是呀!离九点还有一段时间,你走了我难过呀!」

「你们晚上要睡在一块吗?」

「很有可能,刚才在院里就想来一次,死鬼是色迷。」

「你不要骂人家,你也差不多,骚的要命,又好几天沒弄的,所以你急了,

就在戏院乱搞。」

「放屁,根本沒有,不过相互摸摸,他那东西好硬。」

「好硬就想插进去,是吗?」

「你是怎么讲的,男人不逗我,是不会痒的呀!」

「才不跟你谈这些了,满脑的豆浆,我看有一天你把肚子给搞大了,你就安

心。」

「不会!我天天吃药!」

「怪不得你弄了那么多朋友,原来你不会有孩子。」

「说了半天,你还是不懂。」

「懂是懂的,可是不敢去买药。」

「跟你谈过很多,你就是不问我,如果我帮你买好了。」

「我怕你会笑我。」

「我笑你幹嘛?什么话都都你讲了,我为何还不放心?你是不是为了这个才

不让王民搞你?」

「老实说,我最怕的就是肚子大,怕痛是假的,王民要了好多次,我一直不

准他碰就是这个原因。」

「嗳呀!这问题还不简单!来,我现在就给你,每天吃一粒保证沒关系,你

跟王民搞后,相信你每天都会想男人。」

「想男人是天天有,就是不敢真的玩穴。」

兰香由箱子里取出一打药交给她:「每天吃一粒不怀孕,去找王民享受人生

吧!」

「兰香,真不知道怎么说,好矛盾。」

「不要说了,去吃饭吧,吃完了送你回家。」

丽芬吃完饭后就由兰香陪着回家。回去倒头就睡。

上一篇:转贴我真的很淫荡 下一篇:坏心肠的管理伯伯